泰國政治危機之所以難以解決,是由於各派力量相互牽制,互不相讓,而在法律和武裝力量層面,各派政治力量又均有滲透,致使“三權”不能做到真正獨立。
  例如,“黃衫軍”和民主黨在過去幾年曾數次推動法院介入,以法律的名義解散他信的政黨,甚至直接“推倒”代表他信集團利益的總理。2008年沙馬·順達衛被法院判處下臺,2009年頌猜·翁沙旺政府被法院裁決推翻,本月初憲法法院又直接判處英拉違憲,直接將她踢出局。法院的介入致使問題複雜化。在軍方政變前,各方各有各的心思,且互不相讓,各自進入各自的死衚衕。
  看守政府指派新總理,拒絕下臺;“紅衫軍”要求繼續7月20日的選舉;“黃衫軍”則要求上議院指派總理;上議院稱無法按法律程序彈劾看守政府並指派新總理;選舉委員會稱不確定7月20日的選舉能否舉行……各種“堅持”致使政治僵局持續僵化,無法找到突破口。
  更關鍵的是,“黃衫軍”和“紅衫軍”各自為陣,在曼谷搭台唱戲,準備游行,極可能發生對峙或衝突。
  在此情況下,軍方出面,以降低衝突風險為目的,以恢復社會秩序為理由,發動政變。
  只不過,這次政變與以往不同。過去的政變通常是軍方先出動軍隊,奪取政權,控制政府主要人員,而後成立權力機構,通過發佈政令的方式接管政權功能。
  而這一次,軍方先通過戒嚴的方式控制權力,而後組織各派談判,在各派不肯妥協的情況下宣佈政變,控制國家權力。與過去政變只推翻政府不同,這次的政變同時控制了反對黨和反對派領導人。
  從短期看,軍方的這招棋可以從根本上解決“黃衫軍”和“紅衫軍”正面衝突的風險,化解“紅衫軍”揚言要“內戰”的威脅。眼下,兩派領導人以及主要政黨的負責人都已經被軍方控制,在軍方給出一條路線圖之前,這些政治團體可能會持續“失聲”。
  但是,就長期而言,軍方的這劑藥恐怕難以根治以他信理念為主要分歧的矛盾根源。軍方自可以指派過渡政府、修改憲法、推動選舉甚至是全民公決,但只要根本分歧不化解,草根依舊支持他信集團,精英中產仍然力頂民主黨集團,泰國政治一旦回到民選階段,又會進入周而複始的政治漩渦中。
  值得註意的是,2006年軍事政變發生的背景與今天相似。當年政變後,軍方指派了一個有軍人背景的總理領導過渡政府,在隨後1年時間內,這個過渡政府主持修改憲法,出台了不利於他信集團的2007版憲法。但在新憲法施行後的第一次選舉中,支持他信的沙馬·順達衛還是贏得了選舉。換句話說,他信的反對者並沒有從政變中撈到一點利益。
  相反,是藥三分毒。軍人干政這劑藥雖然在非常時期可以暫時止痛,但其毒性可能延續多年。2006年政變後,泰國遭多個西方國家製裁,一些合作被迫終止,投資、旅游大受影響,失業大幅增加,經濟滑坡明顯。政治病用軍事手法治療,產生的苦痛最終還是由民眾承擔。(綜合新華社稿)
  (原標題:政變管用嗎?)
創作者介紹

地中海

az09azlm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